蓝羽并没回答石中宇的话她转头看了骆雨寒一眼

发布时间:2018-06-08 19:27:46   编辑:大都会娱乐首页-大都会娱乐手机版浏览人次:180

石中宇依旧是淡然的笑着,看着对方,他轻轻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我理解你!那你就开枪吧……”
 
    或许是这份淡然,让服务生有些不知所措。他拿枪的手,居然开始抖动着。但却是迟迟也不肯开枪。而石中宇则站在原地,依旧是微笑的看着对方。
 
    “那你开枪,你怎么不开啊?”
 
    山脚下,忽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。我们几人同时回头,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和一个中年身高、皮肤黝黑的男人从小路旁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这两人我都没见过,但看着这两人,我就能感觉到,他们绝对不是普通人。因为他们都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。
 
    身材高大的男人一边走,还一边训斥着服务生:
 
    “你这小子怎么回事?给你开枪的机会你都不开,要不把枪给我,我替你开……”
 
    他说这话时,脸上完全是一副戏谑的表情。而中等个子的男人,也跟着笑了,但看着,却是那种憨厚的笑。
 
    两人的出现,让服务生显得更加的慌乱。他急忙调转枪口,直接指向了新过来的两个人。而高个子的男人一到跟前,冲着服务生伸出手,大大方方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把枪给我,我教你怎么玩枪……”
 
    服务生则脸色大变,他端着枪,哆哆嗦嗦的指着对方,大喊一句:
 
    “退后,都退后!你们再靠前一步,我马上开枪……”
 
    高个子男人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,看着身边的男人,他问了一句:
 
    “我说石头,齐四的手下怎么都是这种窝囊废。拿着枪,就知道大呼小叫,连开枪都不敢……”
 
    那个叫石头的男人嘿嘿憨笑了下,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俺哪知道,俺也不认识齐四,上哪儿知道他手下都什么人呢……”
 
    这个叫石头的,是一嘴的土话。如果不是站在石中宇的身边,我一定认为他是乡下进城务工的。
 
    他话音一落,我身边的燕九就显得有些激动。他轻轻的碰了下我,压低声音说:
 
    “哥,这个叫石头的我听说过,他是石中宇手下第一战将。据说打架就从来没输过……”
 
    石头这么一说完,我不禁多看了石头两眼。其貌不扬,穿戴普通,甚至有些土气。但人不貌相,放在人群里,谁会想到,他居然是石中宇身边的第一战将呢?
 
    “开枪!”
 
    正当我看着石头时,高个子男人忽然冲着服务生大喊了一句,这声音还吓了我一跳。服务生显然也没想到,高个子男人会忽然来这么一句,他也慌了。
 
    面对着高个子男人,服务生还是扣动了扳机。那一瞬间,我都有些替高个子男人惋惜。我想不通,他为什么要刺激服务生。他完全可以等待机会,从对方手里夺枪的。
 
    服务生的确是扣动了扳机,但却放了空枪,并没有响。服务生一下愣住了,他傻傻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枪,一副不相信的表情。
 
    而那个高个子男人冷笑了下。忽然,他上前一步,只是一伸手,服务生手里的枪,便被他夺走了。刚刚的这一幕,我心里极其震惊。要知道,我自认为我现在身手也算不错。可刚刚高个子男人是如何夺走服务生的枪的,我根本就没看清楚。
 
    我震惊,服务生更震惊。但这个高个子男人,却一脸戏谑的笑。他拿着枪托,在对方的脑袋上砸了两下。能感觉到,他并没用力。但还是发出了咣咣的声音。他一边打着,一边笑骂着:
 
    “敢在六爷面前玩枪!知道吗?六爷我玩枪的时候,你还在幼儿园玩泥巴,哭鼻子呢……”
 
 第二百六十五章 阻拦
 
    而服务生完全傻了,甚至在老六打他的时候,他都忘记了躲避。我猜他一定在想,那把枪里的子弹去了哪儿。其实这也是我想知道的。
 
    老六打了两下后,便回头看着石中宇,问了一句说:
 
    “中宇,这小子怎么处理?是投湖里喂鱼,还是拉回南淮剁了喂狗?”
 
    老六话一出口,这服务生这才缓过劲。没等石中宇说话,他便扑腾一下跪在了地上。看着两人,他苦苦的哀求着:
 
    “几位大哥,小弟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,得罪了几位。其实我也是迫于无奈,才选择这么做的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这服务生痛哭流涕的样子,老六嘴角上扬,做了一个鄙夷的神情。接着,他对着服务生的脑袋拍打了几下,不满的骂着:
 
    “你还算是男人吗?又是哭哭啼啼,又是下跪求饶的。刚才拿枪威胁我们的本事呢?”
 
    老六这一说,服务生哭的声音更大了。看着石中宇,他哀求着说:
 
    “石大哥,我真的是被逼无奈啊。我要是不来做这件事,齐老板是不可能放过我的。就连我的家人都会遭殃。我知道石大哥您义薄云天,您就给我一条生路,我以后绝对不敢了……”
 
    我始终在旁边看着,但心里却是一阵的悲凉。看来这个服务生和我一样,也是无奈之下答应了今天的行动。
 
    老六对这服务生依旧不满,他又伸手拍了下服务生的脑袋,还没等说话,石中宇便开口说道:
 
    “老六,算了吧!他不过是个不懂事的小家伙而已,给他条生路。让他以后自生自灭吧……”
 
    说实话,石中宇的这份气度,更加让我钦佩。要知道,这人和我虽然都是来杀他的。但我们两个不同,第一我不知道他是石中宇,第二,我始终没有动手的意思。但这服务生不一样,他可是用枪指着他。并且,还对这个老六开了枪的。但石中宇最终却选择了放他。
 
    石中宇话一说完,老六便不耐烦的冲着服务生一摆手,不悦的说着:
 
    “今天算你运气好,中宇同意放你。不然,我能把你折磨的你爹妈都不认识。行了,快滚吧……”
 
    老六一说完,服务生立刻爬了起来。冲着石中宇一鞠躬,转身飞速的跑了。
 
    看着服务生的背影,老六呵呵一笑,接着看着石中宇说:
 
    “中宇,你现在可真是宅心仁厚啊。就这么轻易的放走了他,你也不怕以后来暗杀你的人越来越多……”
 
    石中宇微微一笑,淡淡的说了一句:
 
    “我的命就在这里,谁想来就来吧。无所谓的……”
 
    说着,他便转头看了蓝羽一眼,温柔的说着:
 
    “蓝羽,跟我回南淮吧……”
 
    蓝羽并没回答石中宇的话,她转头看了骆雨寒一眼,轻声问道:
 
    “雨寒,你自己也多保重……”
 
    看着蓝羽,我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话一说完,四人同时朝大堂的方向走去。看着四人的背影,我重重的叹息了一声。燕九也明白我此时的心情,他轻声问我说:
 
    “哥,咱们是回去,还是怎么办?”
 
    我明白燕九的意思,他是担心现在回去,齐四再找我们的麻烦。毕竟今天,我根本就没动手。我依旧看着远处的石中宇的背影,接着说道:
 
    “走吧,该来的早晚会来……”